社会考试
重庆摩天轮行将停运 众多市民寻找欢喜记忆(图)
发布日期:2017-10-13 13:31    责任编辑:信息发布中心    来源:未知
 

昨日上午,重庆游乐园摩天轮,杨建国笑眯眯地迎接游客。

  摩天轮再现游人如织 “守望者”老杨劳碌并开心着

  操作员杨建国下月退休,他热情地服务游客,在摩天轮下站好最后一班岗

  “是不是摩天轮到本月14日就要拆掉了?”

  “游乐园的摩天轮以后真的不开了吗?”

  昨日,秋雨绵绵,气温陡降,但在南坪重庆游乐园内近50米高的摩天轮下,男女老少,游人如织。年近花甲的杨建国站在检票口,对于游客们关于摩天轮许久停运的问题,他说:“你们途经时,能够仰头看一看摩天轮是不是还在旋转,晚上是不是还亮着彩灯。”

昨日,游客自拍与摩天轮合影。

  守望

  打开启动按钮,迎接游客

  据说重庆游乐园的摩天轮行将“退役”,一时间,好多市民按捺不住最后再坐一次的激动,前来寻找欢喜的记忆。

  上午9点半,重庆游乐园刚开门,衣着红色工作服的杨建国已检讨完机房,打开了启动按钮。一切准备工作就绪后,他站在摩天轮下的铁栏杆前迎接游客。

  摩天轮的操作员有3位,杨建国是年纪最大的,11月11日他将退休。

  操作摩天轮大部分时间待在户外,杨建国的工作服里套着毛衣,黑色皮鞋擦得很亮,他笑着说自己把白头发染黑了,“干服务工作,还是要注意自己的形象。”

  “我们想坐6号箱可以吗?”一对中年闺蜜拿着票来到摩天轮下,说10多年前她俩也曾这样手牵手来玩过。杨建国领着她们走过栏杆,等6号轿厢与地面贴近时,他迅速打开门,护着乘客的头让她们进入,随后纯熟地将轿厢上下两个锁头卡好。

  当一对母子希望坐上26号轿厢时,杨建国却提议他们再等两个,“刚上去的游客有点多,坐得太密会影响均衡,不保险。”听到他的说明,游客也表现懂得。

  “这几天的游客忽然增加了。”杨建国说,素日里,周一到周五游客不太多,摩天轮都支配一个人操作,正常情形是上午9:30上班,晚上9点下班,假如游客较多,会推迟到9:30下班。

  “前两天祖孙三代一起来坐摩天轮,老太太说当年女儿站在摩天轮下拍了一张照片,现在女儿带着她儿子来,也在相同处所、相同角度照了一张纪念照。”杨建国说,看到接踵而来寻找记忆的游客,他最大的愿望就是在摩天轮下站好最后一班岗。

摩天轮每一个轿厢门,杨建国都开过上万次。本报记者 李斌 胡杰 摄

  开心

  听游客说句“谢谢了”最安适

  “请你把票收好,留个留念。”中午12点,一对90后小情侣快跨入摩天轮轿厢时,杨建国急跑两步,把门票又递了回去。

  小情侣感到这一举措很温馨。刚加入工作的黄先生在江北上班,女朋友则在黄桷坪,专门抽了午休时间赶来休会摩天轮。两人都是95后,之前并没坐过这里的摩天轮,“这是我们第一次来坐,也是最后一次坐, 这将成为一段难忘的回想。”

  听到小情侣的道谢,杨建国喜出望外,“游客跟我说‘谢谢了’最让我开心,听起来最安逸了,每次听了我就像充了电一样。”

  杨建国说,上世纪90年代,摩天轮刚转起来,游客是人隐士海,特别是有些学校搞运动,很多中小学生成群结队的过来,那时等着坐摩天轮要排好长的队。操作职员赞助游客平安地上下摩天轮,特别是带小孩的游客和行动不太灵巧的白叟,“落地后,不少游客会礼貌地对我们说一声谢谢。”

  很多外地游客也会来坐一坐摩天轮,看看繁荣的南滨路和山城夜景。杨建国招待过天南地北的游客,还有外国人。许多人在夸赞重庆美景的同时,也会礼貌地向他鸣谢,这时他认为特殊自豪。

  眼看就快错过伙食团吃饭的时间了,杨建国仍是精力充沛地站在摩天轮下热忱的服务。同事催他快去吃饭,他说摩天轮里还坐着游客,机器没有停下来,本人半会儿都不能分开。

  中午12:30~13:30,游客更多了,有四周的上班族,有一家三口,还有三代同来的。

  亲近下午2点,游客稍少了些,杨建国才翻开电饭煲吃了两口饭,旁边的商贩分了些中午刚煮的麻辣鱼,让杨建国下饭吃。

  离愁

  装备也许旧了但景致独好

  1991年修建摩天轮时,杨建国就在重庆游乐园工作。他干过保安、内勤,也操作过游乐园的过山车、洪流勇进等大型游乐设备。

  杨建国与摩天轮结缘已10余年,当游客向他发问时,他一五一十:“摩天轮有36个轿厢,每个轿厢满载可坐6个人,旋转一圈需要8分钟。”但当游客们向他探听摩天轮良久停运时,他老是这样答复:“你们路过期,可以抬头看一看摩天轮是不是还在旋转,晚上是不是还亮着彩灯。”

  “我干的是一件很一般的工作,它很繁琐,干好它最重要的是有耐心、要细心。”一上午,杨建国简直没有在旁边的木凳上坐一下,检票、开门、关门……当轿厢空着时,他又拿着拖把、长火钳,清算积水等。

  杨建国,以前自己坐过几回摩天轮,当上操作员后根本上都是在地面望着它。旋转的摩天轮上上下下,轿厢装满了,又空了,每一个轿厢门他都开过上万次,每个轿厢的地板他也掠过上万次,哪个轿厢开了窗,哪个是情侣包厢、哪个轿厢被摄制组用来拍过电影,他都了如指掌。

  杨建国说,26年的摩天轮或者旧了,但它还是风景独好。本报记者 黄晔